About us
Successful Cases
Our Customers
News
Contact us
分享 3
热线:400-0919-097
您的位置: > 尊龙人生就是博 ag旗舰厅 > NEWS
尊龙人生就是博 ag旗舰厅

联系人:唐小华 先生

联系电话:86 0512 53128955

联系地址:中国江苏太仓市华东国际塑化城

邮箱:fsdfkd@163.com

打工男子突然客死异国,家属怀疑死于新冠,公司称“造谣”

发布时间:2021-11-08 15:32编辑:admin 浏览次数:
html模版打工男子突然客死异国,家属怀疑死于新冠,公司称“造谣”

(原标题:打工男子突然客死异国,家属怀疑死于新冠,公司称“造谣”)

两年前,江苏连云港56岁的男子张广永远赴印尼务工。

其间,张广永经历了父亲、妻子先后离世,但因疫情一直无法回国。

2021年7月,张广永突然客死异乡,死因和遗体去向成谜。

张广永儿子张超告诉新黄河记者,父亲是与南通京唐劳务有限公司(下称“京唐公司”)签订的劳务合同,对方表示父亲死因为糖尿病并发症,不属于工伤赔偿范围之列,提出给张家10万元抚恤金。不过,在印尼当地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中,张广永死因为“传染病”,其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。张超认为,利来资源资站,公司故意隐瞒父亲真实死因,是为了逃避相应管理责任,并且拒绝告诉家属遗体存放的具体位置。

11月2日,京唐公司一位负责人回复新黄河记者称,张广永属于普通病故,与新冠病毒没有关系。死者家属因为涉及赔偿问题,一直未与公司达成一致意见,因此在网上发表不实言论,对公司声誉造成影响,公司已向当地警方报案。

这起印尼中国劳工离奇“死亡”事件,变得扑朔迷离起来。

疑持违规签证出国

打工两年后不幸离世

今年7月,张超突然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。这个消息让他既悲伤又震惊,回想起父子上次一别,还是两年之前。张超叮嘱父亲要注意身体,父亲则笑着告诉他,工地上每日工资有350元,这次再打工半年回来,就能攒下几万块钱,够给小儿子讨个媳妇了。

张广永并非第一次出国务工了。海外相对较高的工资,吸引了当地不少农民工纷纷出国。2019年初,张广永就在工友的推荐下,在支付了1万元的中介费后,拿到了工作签证,并与京唐公司签订了劳务合同,前往印尼OSS公司(PT.ObsidianStainlessSteel)打工半年。回家呆了没几个月,京唐公司的负责人便找到他,提出希望再次聘请。2019年12月,张广永再次跟京唐公司签下合同,又来到了OSS公司务工。OSS公司坐落于印尼肯达里市的德龙工业园内,系园区二期建设项目,主营镍铁不锈钢一体化冶炼。公司由中国江苏德龙镍业和厦门象屿集团共同投资,园区内有数千名来自中国的农民工,均由国内大大小小的对外劳务公司输送。

张广永此前去印尼务工,半年回国一次,也是为了重新办理印尼入境签证。新黄河记者查看张广永签证资料发现,张广永这次持有的是B211A型“商务签”,在当地可进行旅游、文化交流、商务合作等活动,不允许工作。“印尼211型签证最长能在当地待半年,公司违规给父亲办理这种签证,主要是图便宜,只需要几百块钱。”张超解释说,很多跟父亲一起前往印尼打工的工友,都是被办理的这种商务签证。

2020年上半年,受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影响,张广永未能如期回国,被迫滞留在工地上继续打工。在印尼工地的两年里,张广永每隔十几天都会与家人通电话,以解思乡之苦。其间,张广永的家庭也接连遭受重大变故,父亲、妻子相继离世,他只能跟儿子抱着电话嚎啕大哭。

2021年7月11日,张广永最后一次与家人通话。“父亲说近日在工地上组织筛查,有十几名工友确诊了新冠,所幸自己身体并没问题。”此后17天中,张超再没有接到父亲电话,他拨打父亲手机也无人接听。7月28日,张超和弟弟等来的却是京唐公司的来电。对方在电话那头告诉他,张广永刚刚在印尼去世了,希望家属能来南通商议后事。

公司认定属于病故

仅愿提供10万抚恤金

在张超收到的一份“印度尼西亚工地项目部”的纸质版情况说明里,记录了张广永的死亡过程:7月20日,张广永因身体不适向工地项目部申请病假;7月24日,工地医务室初步诊断为支气管炎,并疑似糖尿病并发症;7月24日下午,项目部安排后勤人员将张广永送至肯达里当地医院;7月27日,张广永病情突然恶化,并于7月28日上午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“京唐公司告知我们,父亲去世原因为糖尿病并发症。”张超告诉新黄河记者,张广永并没有糖尿病史,过去体检身体也一直很好,并未服用过任何治疗糖尿病的药物。不过,根据张广永7月24日医院检测结果,他的血糖值超出正常值四倍以上。此外,他的肌酐、尿素、肝功能损害等指标同样远高于正常值。张广永在医院接受治疗时,确实有被使用过降血糖的药物。

在跟张超面谈时,京唐公司的代表表示,张广永确实死于糖尿病并发症,公司对张广永的病亡没有责任,而且因病去世不符合工伤认定条件,也不属于意外伤害理赔范围,京唐公司除了按照非因公死亡的标准予以补助外,也愿意给予10万元的抚恤金。

家属怀疑死于新冠

工地难逃监管责任

从因病离岗到确认死亡,前后长达10天时间,这期间父亲经历了什么?

一个没有糖尿病史的人,为何会因糖尿病去世?

这些疑问一直困扰着张超。之后,张超及家人与张广永最后就诊的医院取得联系,在该院向张超提供的死亡证明中,张广永的死因被认定为“传染性疾病”。此外,该医院发给了张超一份新冠检测证明:7月25日,也就是张广永入院第二天,曾在该医院做过一次检测,结果呈阳性。

“如果父亲真的死于新冠,那么工地在疫情防控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张超表示,他通过张广永隔壁宿舍的工友那里了解到,7月10日,工地上在查出十几例新冠阳性后,大家并没有隔离或停工,张广永很可能是后来又被传染上的。张广永去医院前,躺在宿舍的几天里,确实存在“不停咳嗽、呼吸困难”等症状。张超怀疑,父亲是因为新冠引发的并发症才去世的,公司故意隐瞒新冠病情,是怕承担监管方面的责任以及后续影响。根据印尼抗疫规定,企业员工在得新冠肺炎后需要得到及时治疗。张家亲属认为,公司对张广永的死亡至少负有管理责任,在商议有关赔偿金额时,张家提出至少150万元。

由于赔偿金额无法达成一致,张广永的遗体处理也成为难题。在后续沟通中,张超向京唐公司表示希望能够提出尸检要求,京唐方面则回复称,企业权责有限,且受疫情影响,暂无法满足其要求,建议家属尽快同意火化。10月26日,京唐公司再次就火化事宜致函家属称,张广永去世两个月来,该公司一直垫付尸体保管费用,而印尼警方一直要求对张广永的遗体进行火化处理。公司没有法律义务继续为张广永垫付尸体保管费用,印尼方面在收不到尸体保管费用情况下,火化张广永是必然的。京唐公司在函中请家属务必在收到该通知后的20日内前往印尼处理后事。同时,对于家属的尸检要求,京唐公司表示可安排家属根据当地法律规定向警方提出。“如今印尼当地疫情仍不稳定,要完成签证申请、隔离等一系列事宜,20天的期限显然是不够。对方一直拒绝告诉我们遗体存放具体位置,也无法拍照证明,我甚至怀疑父亲的遗体已经被偷偷火化了。”张超表示,在公司没有进一步明确答复之前,他们无法同意前往印尼的要求。

京唐称家属“造谣生事”

已经报警处理

11月2日下午,新黄河记者拨打京唐公司一位负责人的电话。该负责人表示,张广永有糖尿病史,就是因糖尿病去世的,公司通过材料并未发现新冠病情,这件事情公司已经跟当地政府部门详细汇报过了。“他们家属不讲道理,一直在网上污蔑造谣江苏德龙镍业和京唐公司,我们都已经报警处理了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公司已经很人性化,除了一些政策性的补助以外,公司还向其家人提供了爱心捐助。但他们家属一直索要过高的赔偿金,因此双方一直未能谈拢。公司要求家属尽快前往印尼认领遗体,并愿意承担来回费用,但家属一直不同意。

既然张广永有糖尿病史,为何出国前未能体检出来?该负责人表示,国内体检都比较常规,应该是当时没有查这一项。关于OSS公司工地上是否检查出新冠患者,该负责人表示并不清楚。至于旅游签证涉嫌违规问题,该负责人表示,有关员工的签证问题均由德龙公司负责,他们对此并不知情,家属如果对此有疑问可以进行举报。

张超除了向京唐公司讨说法外,也一直试图跟江苏德龙镍业公司沟通。不过,京唐公司的甲方德龙公司则回应说,张广永是劳务合同关系,和自己没有关系。新黄河记者拨打江苏德龙镍业公司电话,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接受采访。

新黄河记者了解到,9月1日,南通市商务局经张超投诉后,发文暂停京唐劳务的对外劳务合作业务,并就其对外劳务开展情况进行调查。

新黄河记者将持续关注该事件最新进展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pyright 2017 尊龙人生就是博 ag旗舰厅 All Rights Reserved